#muzhiyu

给岁月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岁月

Hello world!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muzhiyu

2016/12/25 at 10:54

发表在 未分类

中国的知识分子

leave a comment »

“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

载自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一片文章。

冰心先生对于这个说法提问道:无士则如何?

如果没有了知识分子,中国将会怎样?!

亡国!

看过赵启强的博客后深有同感。

我们现在的“知识分子”,简单而言只能称之为“知道分子”。“XX高工”,“XX教授”,“XX院士”,“XX国家级专家”。他们拥有专业才能,他们拥有专业技巧,他们拥有高级能力,但是他们不能算是知识分子!

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应该可以感受到人民的苦难和体会到人民所受到伤害,是能够和权力以及金钱(特别是绝对的权力)进行抗争的,但是我们的这些知识分子都已经被权力同化,或者被权力扭曲,或者被金钱收买,或者被绝对的领导XX。

即使是那些有着最基本良知和同情心的知识分子也已经在几十年的岁月中慢慢沉默,慢慢变老,慢慢死去。

我们现在是一大群失魂落魄、焦躁不安、数典忘祖、流氓化、卑鄙化的人。

Written by muzhiyu

2010/12/16 at 18:49

发表在 未分类

这是谁?

with 3 comments

一个人无法做的事情大家不得不凑份子请一些人来做的雇用者们,他们是谁?

Written by muzhiyu

2010/10/16 at 15:53

发表在 未分类

从最近的一些网络事件能够推断出的结果-摘自鲁迅文选

leave a comment »

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即恐惧颤抖),他们就看了滑稽剧。北京的羊肉铺常有几个人张嘴看剥羊,仿佛颇为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他们的益处,也不过如此。而况事后走不几步,他们并这一点也就忘了。——《娜拉走后怎样》一九二六

如果以鲁迅先生上面这段话来看这些年来网络上发生的一些事情的过程和反应,我能得出的结论就是:鲁迅先生对我们的心性了解德太透彻了!

这种看客的品行是一种很无耻、很无聊、很卑鄙的品行,,,无论发生在谁的身上都是对于我们所有的嘲笑,如果鲁迅先生在今日能够复活过来估计也会被我们这种麻木并且以观看他人痛苦为欢乐的行为方式气死回去的!

注:网络事件泛指:凤姐、小月月等以及这些幕后的所谓的自认为很有才的推手们!

Technorati 标签: ,,

Written by muzhiyu

2010/10/14 at 13:53

诺奖终于有中国人了

with 3 comments

中国人(只指通过我们这次人口普查的拥有中国国籍和户籍,在中国大陆生活工作(或被监禁),不包括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国台湾省,X籍华人,旅X华人等等)终于迎来了诺贝尔奖了。哦,我无法确认达赖是不是中国人(随他去吧,只要西藏是我们的就可以了)。

报纸上连续好几天,接连宣布了不同奖项的人选,有从什么“试管婴儿”的到“石墨XX”的,突然报纸上不说诺奖的事情了,我知道我们有戏了,就如同前次的旅法华人一样。

依照工程师的惯例,罗列如下:

  1. 虽然获了奖,但是还是像一个饿了许久的人吃了一口混了一只蟑螂的肥肉一样,虽然有点意思,但是还是有些恶心的感觉。打比方,你自己家的孩子做了一件可能对可能有点小错误的事情,然后被父母痛打了一顿关了禁闭,但是这栋大楼里的另外一户人家在几天以后宣布为了表彰你家孩子做的那些他们认为很正确的事情,特地给还在关禁闭的他/她颁奖状一个,,,当然你会说这个比方不恰当,的确有不恰当的地方,但本质上差不多。从我们看,我们当然希望能够自己改正错误或者说是修正一下,但是突然之间这么一搞,,,
  2. 我们正在搞体制改革(包括两个方面的),这么突然一搞,你很难说是促进了体制改革还是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多了去了,不是老外给你鼓励几句你的改革就会成功的,有时这种所谓的鼓励会起到相反的作用。瑞典皇家科学院的那些人根本不能理解这点,我们都快要建成国家网了,他们还想通过颁一个奖来触动我们,这个在当下是行不通的。
  3. 作为个人,我是相信大部分的西方人都是善意的,对于我们这个东方的国家是不怀恶意的,但是对于他们的高层建筑和精英集团,我是抱有偏向否定的态度,正如我对我们中国的所谓精英集团(特别是经济上的)也是抱有相同的绝对否定态度(排除个别人外)一样。

最近网络上疯传了一个“小月月”的故事,也就是在这个时间冒出来的,我真怀疑是不是我们的网络媒体在造势在用一些及其庸俗无聊的故事来遮掩这个其实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已经不在意的诺奖了。

Written by muzhiyu

2010/10/09 at 23:57

发表在 未分类

云计算和我们的IT未来

with 2 comments

看了“The Big Switch”,想法初步总结如下:

  1. 现在的IT就像是早期的电力设施初期,每个企业都会自备发电机和电力传送,就像现在的企业都有独立的IT部门和设施,如果IT的发展持续下去,会越来越普及,最后就像现在的电厂和电网模式一样,每个企业都不会用户自己的发电机和供电设备,他们只是从电网中获取所需要的电力(然后付钱),普及后的IT就像发电厂,通过网络将各种IT服务进行传送,企业从网络中获得了所需要的IT力即可(然后付钱),至于企业获得了IT力干什么则完全由企业自己决定了(正如电力可以用来做任何事情一样),这样企业的重点是在于业务应用上,而不是IT力上了
  2. 运营商就像现在的电网公司一样(当然也还是很厉害的),提供了将IT资源从“电厂”传送到各个企业的方式
  3. 当然运营商现在也开始搞“发电厂”了,也就是云计算,通过云计算这个“电厂”可以提供企业用户和广大的个人用户所需要的各种业务: 1 最基本的硬件需求(存储、硬盘、带宽)主要针对个人用户或大企业的;2 平台服务(比如可以开发出各种Web界面和业务流程的平台,基于虚拟机的)主要针对企业用户(有一定开发能力的);3 软件服务(比如直接需要开网站、提供业务流程和应用的)主要针对中小企业用户和个人用户(需要应用级别的东西)。

从一个可以预期的未来可以推断的结论是明显的:IT对于我们而言不再会是一个高收入的行业,而很有可能变成一个保障性的行业。

其实作为一个网络技术的老鸟,得出这样的结论还是很纠结的。。。

Technorati 标签: ,,,

Written by muzhiyu

2010/10/08 at 23:37

发表在 tech, 未分类

Unified Fabric(以太网与存储网络融合)的基础技术

leave a comment »

Unified Fabric是思科UCS(统一计算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属于UCS的3大核心技术之一。

UCS的三个核心技术分别如下:

  1. 内存扩展
  2. VN-Link
  3. Unified Fabric

简单而言,Unified Fabric就是通过万兆以太网(或者速率更高)来统一承载数据和存储等流量。其他一些厂商的名字有称之为“DCE(数据中心以太网)”或者其他一些名字的。

现在越来越多的数据中心的规模越来越大,在数据中心中一般会有多个网络存在,包括普通的数据网络(IP或以太网)和存储网络,可能还会有一个服务器集群(cluster)的网络。随着服务器数量的逐步的增加,数据中心完全可能出现下图所示的情况:

image

因为数据中心网络存在多个的问题已经是长期存在并且会随着服务器数量以及虚拟机的数量越来越多会越来越复杂。所以以思科领头的一批厂商推出了Unified Fabric这个概念,当然每个厂商的名称是不一样的。这个东西的作用就是通过一个单一的高可靠性的高速网络来融合(承载)多种不同类型的业务流量(IP和存储)。

为了实现这种融合,Unified Fabric可以同时也是必须区分以太网流量和存储流量并且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来处理这两种流量。

这种融合的目的就是将网络在数据中心进行核心化,达到和服务器相同的程度,从而在数据中心中实现“网络就是数据中心”的可能性,改变以前“永远的王者-服务器”为"网络为王”。

 

http://www.cisco.com/en/US/prod/collateral/ps10265/ps10276/images/white_paper_c11-555663-1.jpg

下面我们直接来讨论一下Unified Fabric的基本技术:

  1. 10GE高可用性以太网:除了10GE外现在还有已经成为标准的40GE和100GE以太网,各个厂商均在紧锣密鼓地推出自己的40GE以及100GE以太网的线卡、模块甚至新的chassis.同时为了改变以太网以及IP网络的“尽最大努力”的工作方式,定义了新的IEEE 802.3-Annex 31B,通过曾经被抛弃过的Pause帧机制来实现无包丢失的以太网技术,当然这种修改不是表面上的敲敲打打,而是在机制中引入了FC网络中一些原生的机制使得Unified Fabric可以实现端到端的无报文丢失的以太网。这样就可以让新的以太网承载下面所提到的FCoE了,因为“pause”机制能够实现类似于SAN中的“buffer-to-buffer”的Credit。
  2. 数据中心桥接技术:DCB(Data Center Bridging),也是有IEEE的DCB组负责的,已经处于临近发布的阶段(最近一次我check的状态还是临近发布),另外一个名称是CEE(Converged Enhanced Ethernet),通过DCB协议族(注意是协议族,不是一个协议)可以为Unified Fabric提供非常好的机制。 比如说:PFC(Priority flow Control)为网络中的IP流量和存储流量进行不同优先级的设置来进行区分;ETC(Enhanced transmission selection)允许带宽被释放被一些低优先级的流量使用(比如以前的ATM的VC技术);Congestion Management来管理阻塞;还有DCBX(X代表EXchange)用来发现peer并交换配置信息(类似于SAN中的注册登记)
  3. FCoE:目前比较热门的技术,就是将FC的两种类型帧封装近以太网帧,当然以太网帧头也要增加标识说明后面的payload是封装的FC的控制帧和数据帧。将原来的以太网网卡和HBA(存储FC网卡)合成了一张网卡(10GE),减少了线缆和卡的数量,同时也简化了管理;其实就是从服务器端开始将IP流量和存储流量进行整合,但是在网络侧,初期还是会维持原来的两个网络(IP以太网和FC SAN网络),后期会通过设备的更新逐步地将两个网络合成一个基础网络(Unified Fabric)
  4. TRILL:透明的大量链路互联时一个IETF的协议,通常称为RBridge(Routing Bridges),看起来眼熟吧,还记得北电的PB、PBB、PBB-TE吗?和那个名称差不多。TRILL运行在2层,将LSA(是链路状态算法,不是链路状态通告的意思)运用在2层的设备上而已。这样就可以取代STP这个古老的协议了。主要目的:1取代STP;2支持多路径(就像FC原生的特性一样)
  5. 融合网络适配器(融合网卡):Convereged Network Adapter,和FCoE是紧密相关的,前面FCoE中提到的将两张网卡(以太网卡和FC网卡HBA)合二为一后就是CNA,将以太网的处理引擎和FC的处理引擎放在了一起,通过查看每个以太网帧的头部来判断该帧到底是属于普通以太网的还是数据FCoE的。有趣的是对于操作系统而言,OS还是会看到两张卡(虚拟出来的):一张是普通的以太网卡,一张则是FC卡。

image

image

忽悠了那么多,Unified Fabric还是有一些目前的其他特点:

  1. FCoE目前的接受程度还是比较低的,而且FCoE的另一个对手iSCSI也还是非常强的。用户没有非常强烈的理由放弃iSCSI而选择一个全新的FCoE。不过对于用户而言,iSCSI 和 FCoE都是相当强的,FCoE有思科以及一些厂商的产品支持,iSCSI更是思科IP和以太网的强项。
  2. 价格,,,不过新技术和新设备的价格总归会贵一些,你说呢?

Written by muzhiyu

2010/10/08 at 23:16

发表在 Tech